骑士的铁十字

冒个泡吐点槽……

2010/05/12 02:07
此篇文章只限博客好友,或者知道密码的用户才可阅览
输入密码
博客好友申请



Goodbye DDR/一

2009/12/18 00:00
征集令的文,当初报了《再见列宁》的土豆PARO,一拖就是半年=_,= 对自己绝望了。
只有情节致敬,俩土豆还是国家。可能会有部分原作台词。
历史BUG大概会有……请轻点拍。>_<
这篇文里普=东独设定注意。病普注意。
重新写,希望这次能彻底写完。

GOODBYE DDR



苏维埃社会主义联邦共和国的联盟31号飞船于1978年8月26日于拜科努尔的加加林发射中心发射升空。这个重一万五千磅的巨物将在运载火箭的推动下向着群星的海洋以超音速航行一百六十一海里,最终与世界上最大的飞行器礼炮六号对接于舱外温度接近绝对零度的外太空。飞船将带给太空站新鲜的洋葱,大蒜,柠檬和苹果,以及一名来自于德意志民主共和国的宇航员西格蒙德·詹恩。他是历史上第三位进入太空的非苏美国籍宇航员,也是德意志民主共和国的首位太空人;在执行这次任务之前,他和他的候补艾博哈德·科纳已经在莫斯科近郊的卫星城受训了两年之久。

[Goodbye DDR/一]の继续阅读



仍然是问卷……

2009/12/06 23:52
这回有一百问呢……!= =
来自勃太。太长了还是收里头=_,=
[仍然是问卷……]の继续阅读



[SIMS2背景架空]总之先别管这是什么东西……

2009/12/06 17:03
很多人还没捏出来不过妄想已经有了一堆了=_,=
纯放松用挖着玩。玩过模拟人生2一系列资料片的应该能看得懂其中的一些捏他XD
全人物崩坏。
CP是法英米加嗯=_= 真的是法英米加,虽然这玩意儿前头看起来似乎有点下品但不会有床戏。看我真诚的双眼。*_*
这个坑在沉寂很久之后终于又撒土了!



亚瑟·柯克兰以气吞山河的架势砰的一声撞开办公室大门,吓得正占着他办公桌下小电影的弗朗西斯一哆嗦。
“老子不干了!”亚瑟咆哮着把手里的讲义夹隔着两张桌子远摔过来,飞旋的黑色塑料皮封面削掉了弗朗西斯两根头发。
“噢亲爱的亚瑟甜心,这样不好。”弗朗西斯淡定自若地转过头来单手拨了拨漂亮的金色发卷(另一只手正死命按着亚瑟那台笔记本的关机按钮),“你想让学院绅士的神话在今天破灭么,在这个美好的新学期第一天?”
“什么狗日的新学期管他去死,这鬼地方老子已经烦透了。”亚瑟大步流星地朝自己的桌子走来,涨红的脸色不知是因为愤怒还是因为他正打算用蛮力把脖子上那土气的大红领结拽掉。“老子要辞职。现在立刻马上!”
“冷静,亚瑟·柯克兰教授,冷静。”弗朗西斯关切地起身拦住他(眼角余光却瞅着笔记本侧面来不及拔下来的U盘),“我以为伦敦清凉的雨雾已经给了你足够分量的冷静,让你能够从容面对这世界上的一切困苦。”(与此同时温柔地伸出右手搭上亚瑟肩头压制住他的动作与怒气,左手则飞快地绕到背后拔下罪证塞进西装裤的口袋里。)“看样子你是遇上了比拿水球乱砸人的母牛更麻烦的事儿,但我决不能让它成为损失一个优秀同僚的理由——”(最后像个歌剧演员一般优雅地转身滑开,给亚瑟让出他的座位。)“来吧!让你最亲切的弗朗西斯·波纳伏瓦前辈为你指点人生的迷津,能让我知道你现在最想问什么吗?”
“辞职报告开头应该怎么写?”
弗朗西斯叹了口气。“亲爱的小亚瑟,在我的记忆中你可不是这种会轻言放弃的家伙。”
“我已经受够了这所莫名其妙的学校。制服是我见过的西装中最土的,课堂里坐着打扮成驴子的吉祥物,不管是不是校庆都有人裸奔。”亚瑟连珠炮般地倾泻着他的愤怒。“来这里就职实在是人生最大的失误——等等当初到底是谁巧舌如簧地撩拨着我跳槽的?!”
“不现在下结论还为时过早!”弗朗西斯急忙转移话题,“至少这里的待遇是无可挑剔的。何不来想一个既不用牺牲你的薪水又可以完美解决你遇到的问题的办法?……不过在这之前我们首先得知道你遇到了什么问题。”
很显然,比起弗朗西斯的真诚来,还是金钱问题更能打动这位英国绅士。看到亚瑟紧绷着嘴唇一言不发,一双绿眼睛安静得像玻璃岛的森林,弗朗西斯便明白自己的应急作战已经取得了初步胜利。
“其实是这样的。”踌躇一番后亚瑟终于开口了,态度坦率的令人吃惊:
“今天的新生见面会上有个学生说要干我。”

* * *

“……然后呢?”弗朗西斯一边听亚瑟的叙述一边揉着太阳穴,心想啧啧真是一代更比一代强,当年哥哥我上大学的时候咋就没这么彪悍。
“当时我震惊了所以没答话。”亚瑟的表情木然如出土文物,“他就很高兴地说迎来崭新的人生阶段他很兴奋但是对于取得好成绩完全没头绪。然后他就到网上去查攻略。他说有张帖子告诉他干一次教授得50分。干一小时就能得100分。”
“………………”
“弗朗西斯你告诉我好吗。一个刚进校门没几小时的年轻人抓着你的肩膀当着另外几十个刚进校门没几小时的年轻人宣称要干你的话你还怎么保持对这份工作的信心?……话说回来津贴申请表里有精神损失这一栏吗?”
弗朗西斯的表情反常地严肃。“那学生的长相?”
“金发碧眼,美国口音,力气大得像头北美野牛,学籍上注册的姓名阿尔弗雷德·F·琼斯。”亚瑟挑起一边浓眉,“怎么,你认识他?”
“不,我是说,如果这小子的相貌还比较正点的话你可以考虑先干了他。”
亚瑟感激地看了弗朗西斯一眼,一记右勾拳就照着弗朗西斯面门招呼上去。弗朗西斯眼疾手快抽了只大号画夹当盾牌护住鼻梁,只听咔嚓一声闷响,亚瑟的制裁之拳硬是把两层木板打成了门轴合叶。
“噢等等,先别急着发怒我的亚瑟小猫咪——不对是亲爱的同事亚瑟·柯克兰教授。”尽管亚瑟的铁拳又稳又狠并且招招直逼要害,弗朗西斯的嘴巴还是像自动撒糖机一样不慌不忙地往外蹦着些不带重复的甜言蜜语。“我只是提出一种操作性比较高的动议你们政治学的本质不也一样是先下手为强——我说能不能别光往脸上打你希望这个学校被少女们伤心的泪水淹没吗!”
“指望你脑子里会有正常点的建议是我这辈子第二愚蠢的错误。”亚瑟收手,笑容明快得如同蔚蓝海面的一场暴风。“在辞职之前至少要把这件事报告给校长——不能便宜了那小子,还有,满足你。”话音未落他猛地甩出一记直踢,弗朗西斯沉痛地捂着他重要的部位蹲下了。
“……你这是在谋杀这座城市五分之一的人的幸福。”
“我只是在帮他们拭去人生的污点。”
亚瑟拉开自己的椅子坐下,弗朗西斯表情扭曲地蹲在原地,两人都一时没有开口。最后还是弗朗西斯打破了沉默:
“哥哥我拿这个月的工资跟你打赌……你绝对不会辞职。”
亚瑟凝视着弗朗西斯考虑了半天要不要在他屁股上补一脚,最后只是深深叹了口气,一言不发地把桌上的稿纸收了起来。



马修忧伤地凝视着手里蓝色塑料封皮的活页作业簿。几个小时前还涌动在他胸中的激情和憧憬正在以几何级数递减,他隐约觉得眼前展开的本应该新鲜而刺激的大学生活其实毫无创意——就好像你终于有机会去一家久负盛名的餐馆结果侍者端上来的主厨推荐招牌菜是午餐才吃过的鸡汁土豆泥。是的,一切在冥冥之中又复归了那条惯常的轨道:比如这里的休息室还在播那张烂大街的北美金曲精选碟,比如这里的电脑预装的游戏还是疾风滑雪板3,比如这里的作业簿还是蓝色塑料封皮活页,比如作业簿的封皮上还是写着阿尔弗雷德·F·琼斯的名字。而作业簿的主人跟以前一样旁若无人地盘腿坐在散发着松木清香的单人床上,手里校园导览的铜版纸被他翻得咔咔响。
“瓦尔加斯兄弟的希腊会看上去不错。我们现在加入的话——毫无疑问你也一起来——他们的希腊会正好可以升一级,每天都能得到学校免费提供的披萨饼。这宿舍提供的免费食物简直是猪食,要我吃四年这个还不如直接把我关进疯人院……对了说到吃的我想起来了!刚才路过大学城商店街的时候有一家快餐店的鲑鱼汉堡看起来超棒的。马修你忙完了作业就去买点来当晚饭吧。”
“那个……阿尔,我必须说……以前上私立学校的时候可以给你写作业是因为我们在一个班……”
“我要双份的番茄酱。要是这里的汉堡比较小的话就再要一袋鸡块。不还是直接再来一袋鸡块的好。”
“……但是现在我们的专业已经不同了。你是政法系而我是哲学系……”
“圣代的话这种天气一定会化掉的就算了。……这么一说可乐里得多加点冰块才行。”
“……我们新生又没法修第二专业,你的作业我是不可能——”
“所以晚饭菜单就是四只鲑鱼汉堡外加一袋鸡块和两个中杯可乐。马特也喜欢鲑鱼汉堡吧?”
“……是啊。鲑鱼配生菜和沙拉酱很好吃。”
“那么就没有别的问题了。”阿尔弗雷德从床上跳下来轻快地扬了扬手中的校园导览,碧蓝的双眼神采奕奕;“下午我要去各个希腊会的驻地实地参观一下。虽然瓦尔加斯兄弟的希腊会看上去最豪华,不过可能的话我希望可以加入一个美女多一些的会。成功的话我们过两三天就可以告别这个鸽笼一样的寒酸宿舍了。晚饭前见。/~”
“………………………………”
简陋的枫木门咔嗒一声合上,外侧把手上马修·威廉姆斯的名牌转离了视野。马修绝望地仰面躺倒在地板上用翻开的作业本盖住脸。黑暗中作业本上“爱国主义:为何你的国家比他人的好”的课题名称温柔地贴着他的眼镜,他的一半大脑开始构思这个课题,另一半大脑则祈祷着这四年像以前在私立学校里一样赶快过去。

* * *

“马特你怎么了?从刚才就是一副吃了变质酸菜的表情。”
阿尔弗雷德一边打量他兄弟的脸一边以惊人的速度消灭手头的第二只汉堡。
“不我很好,非常好,好得不能再好了。”马修垂头丧气地往鸡块上挤番茄酱,正面挤完了挤反面。
事实上他这个下午过的相当不好。当阿尔弗雷德在阳光明媚的校园里四处游逛的时候,他在为了一个跟自己专业八竿子打不着的课题苦思冥想。当阿尔弗雷德坐在社团中心的长椅上手里拿着纸杯咖啡朝路过的美女吹口哨的时候,他在跟宿舍大厅那台老旧的电脑搏斗试图说服它帮他搜索课题资料,背后的音箱不知被谁开到震天响。当阿尔弗雷德在瓦尔加斯兄弟的希腊会门前用手指头挨个戳那些含苞待放的白蔷薇花蕾的时候,他终于在脑海中七拼八凑出一篇还过得去的报告,坐到崭新的桌子旁边提笔准备写下第一个单词。这时房间的门被人敲响了。
“Hi。”门口站着一个女孩,耀眼的宝蓝色连衣裙把她黝黑的皮肤衬托的像块乌木。“您就是阿尔弗雷德·F·琼斯同学?”
“不,我不是。”马修困惑地探头看看自己卧室的门,上面挂着写有他名字的大头照片。“阿尔弗雷德住在我隔壁,左手边。顺带一提,他现在出去了。”
女孩略带失望地离开了。马修回到空荡荡的书桌边,继续写他兄弟的作业。他顺利地完成了立论的部分,接着拿出刚刚打印好的资料开始在草稿纸上整理论据。房门忽然被人打开,一个男生冒冒失失地闯了进来,掀起的风吹落了几张A4纸,还带来一股来访者身上难闻的体味。
“嗨琼斯!听说你——”
“不我是马修·威廉姆斯,阿尔弗雷德住在我左边隔壁。”马修说完这句话才转过头来,从镜片上面看着这位不速之客。
男生打量了他几秒钟。“不好意思搞错了。”接着他旋风一样地跑走了,马修却不得不推开一扇窗户给房间换气。
相似的场景分别在他写下第五段,第六段,第九段和第十一段的时候重演。送走了小声嘀咕的那位金发女郎时,马修感到自己实在无法忍受了。他放下笔,掏出胶带将四张白纸拼接在一起,用记号笔大大地涂上“这里没有阿尔弗雷德!!!”写好后,他满意地把这张自制海报看了几遍,将它贴在了门外名牌的下方。
然后他安心地返回自己的领地,准备给这篇报告构思一个漂亮的结尾。但是还没等他抓到钢笔,背后又是咔嚓一声。
一个厚嘴唇男生站在他身后,正用崇拜的眼光看着他。“琼斯,你可真爷们。”
“我是马修·威廉姆斯,琼斯他住在隔壁。”马修几乎咬牙切齿地对他说,“你没看到门上贴着的纸条吗?这不是阿尔弗雷德的寝室!”
男生困惑地摸着他焦干的爆炸头。“……那是个完整的句子?我只注意到了那个写的特别大的Alfred·F·Jones,还以为你嫌名牌上的字太小不够醒目。”
马修像只碾到钉子的轮胎一样撒了气。男生走掉之后,他沮丧地把门上的告示纸撕下来,揉了几把扔进纸篓,然后沉重地倒在了床上。
“……马特?马特?”
马修猛地回神,看见一只手在自己眼镜底下晃啊晃,那只手的食指上还沾着一点乳白色的沙拉酱。
“抱歉。”他小声咕哝了句,抬头看着阿尔弗雷德把汉堡包装纸揉成小球,“你刚才在说什么?”
“我说我们得抓紧时间行动了。”阿尔弗雷德用包装纸擦干净手指,再把它重新团起来。“光阴似箭,美好的大学第一学期可不能在碌碌无为中度过。”
马修一瞬间怀疑自己听错了。“……你是认真的吗?”他敢拿自己额前那根独一无二的螺旋形呆毛打赌,他这有生以来的十八年从来没有从阿尔弗雷德口中听到这么励志的话。
“当然是认真的。想得到A+的话必须立即征服我们的教授!”阿尔弗雷德的白牙齿闪着光,“在床上。”
“………………………………”
“别担心马特,我们绝对能做到的!你忘了当初咱是怎么把那所私立学校的校花把到手的吗?”
“当然记得。特别是我们被校花的前男友纠集一帮小流氓在校门口堵截追出十二条街的那部分。”
“这是英雄之路上必要的磨炼。”
“那为什么我们分开逃跑的时候一多半人是冲着我来的?”
“……马特你还是先把你拿着的东西吃了吧。”
马修吃掉了他的鸡块,满嘴都是番茄酱咸酸的味道。“我觉得……想要拿A+你完全可以选择更稳妥一点的方式,比如参加小组学习什么的。”课后作业就别指望他会写了,马修觉得阿尔弗雷德连他的作业本格子是用什么线打的都不知道。
“OH NO!”阿尔弗雷德夸张地瞪大了他的蓝眼睛,用看出土文物的眼光看着他听话的好兄弟。“马特你的脑袋里怎么还会残留着这种只属于上世纪中叶的名词!参加小组学习!你确定会有人把这种事当真?在一所现代的大学里?”
当然有。马修去洗手间的时候在二楼图书室看到了好几组热烈讨论着的大二生,他们的眼镜片儿像酒瓶底一样。
阿尔弗雷德若有所思地盯着纸盒里的最后一个鸡块,显然不打算听取半点马修来自上世纪中叶的建议。“再说我的计划远远没有上次那么危险……你知道,当上午我在新生见面会上对教授讲了我的想法时,他并没有表示反对。”
马修感到一阵晕眩,有那么一会他觉得盒子里的鸡块变成了两个。“你……真那么说了?当着众人的面?”
“是啊。他自己说可以提任何问题——马特你怎么了?马特??”
怪不得下午那么多人跑来找他。
马修·威廉姆斯在昏倒前一秒钟的时候,脑子里只有这么一个念头。



PS1:SIMS2的教授着装确实很土= =,土黄色西服大红领结,时常还配有一个秃顶的教授。
PS2:希腊会是SIMS2特别的一个组织,类似于拥有独立住宿建筑的社团。
PS3:那个课题名称似乎是大二的。大一上学期的课题名字忘记了=_=
PS4:SIMS2里面体力透支就会发生吃饭时脸朝下栽倒在盘子里的餐具,此为高难度动作,未成年人切勿模仿



继续用问卷骗更新……

2009/11/30 19:56
继续从阿摸那里摸来俩问卷=_,=

欢迎自取……
[继续用问卷骗更新……]の继续阅读



| 主页 |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