骑士的铁十字

整理下普悯马鹿的人生轨迹

2009/03/29 18:40
其实已经有很多人这么干过了……而之所以我也这么干不过是因为手上的书得还给图书馆了= =
拜那个50问所赐一看到自己的借书证就脑补图书馆里满架子的本大爷日记尽头还坐着个满头白毛抱着皮面笔记本左手写字脚翘在桌子上来了人眼皮也不抬一下的馆长……XD

关于阿普的出生以及成长。

因为本家画过“在别人国土上立国然后被赶出来”的情节,所以阿普早年的历史应该是从条顿侧开始算的,而非从勃兰登堡那边。
1127年德国人在耶路撒冷建立了圣玛丽医院,不过条顿骑士(其实就是德意志骑士)是在1190年十字军攻下阿卡之后才逐渐形成的松散组织,成员全部是德国贵族。这时候虽然普悯还是受精卵状态(喂),不过已经接受不少馈赠了,虽然跟他那两个大哥比起来那只是九牛一毛= =
1198.3.8,条顿骑士团在阿卡城大教堂正式成立。正式的名称是“耶路撒冷的德意志圣玛丽医院骑士团”,而这时候耶路撒冷还在萨拉丁手里……=_,=。当年城里的圣尼古拉斯塔被送给了不满一岁的小条顿。
这样放养了一段时间后(……),1199年9月,教皇终于想起来应该教育这个小孩,想来想去想不出什么新点子于是干脆就让他穿所罗门大哥的衣服,遵守约翰二哥的家规……
……所以到了十年后的1209年骑士团分家的时候,小条顿毫不犹豫地站在了二哥那边。
这个故事告诉我们,小孩子的早教远比修饰仪表重要。(你去死。)

1221.1.9,教皇授予条顿骑士团113项特权,这天可以看做是小条顿的成人式。不过十字军在小亚细亚的好日子到头了,有两个哥哥在前头挡着,条顿基本上没得到什么发展。这个时间段里就有本家提到的那段往事,801姐姐(哥哥?=_,=)让条顿帮自己打敌人代价是一块封地,结果条顿打算建国被801踢出去了……=_=
再后来的事大家都很熟悉了,大波波请条顿帮忙驱逐普鲁士人,于是基尔伯特同学就把普鲁士领地上的原住民都杀了……= =不过这回他留了个心眼,先去找神罗讨了确保土地所有权的黄金诏书也就相当于是房产证(土地所有权证吧XD),领了证之后才放开手去征服了这片土地。虽然总部还在阿卡城,不过骑士团国已经在这片土地上站稳了脚跟,1237年又收了立窝尼亚的宝剑骑士团当小弟。不过这个小弟给普悯君带来了巨大的麻烦,按下不表……1291年阿卡城陷落,三大骑士团纷纷被赶回老家结婚(等等),条顿先是回去维也纳,1309年搬回骑士团国本土,这时的骑士团国已经是个正式的国家了。

接下来的事就更简单了,不过是打仗——打赢了抢地盘——打输了割地盘——打赢了抢地盘——打输了割地盘——输太大了干脆卖身去大波波家里了。(误很大。)
(这里比较搞的是,原本普悯拉着大波波结盟要他一起打立陶[立陶当时还不信奉天主教],结果打着打着大波波对人妻产生了感情,最终跟马鹿大爷决裂,人妻趁机勾搭……
……结果俩人建立了联合王国,一起把阿普打的满地找牙。
…………我说幸福的东欧百合组小两口啊,打媒人真的好吗。[超误])

16世纪普悯家改路德宗,成为世俗化的公国,不过做大波波下仆的地位并没有得到改变……
直到他遇到自己的命运之人。=v=

普悯的婚姻问题。

普悯人生中的第一场婚姻——某种意义上也是彻底改变了他命运的结合——对象是神圣罗马帝国境内的,勃兰登堡。
其实是因为普悯家公爵的女儿嫁进了勃兰登堡家选帝侯的家门,然后这个公爵死了没儿子……
……于是普悯就被当成遗产继承给勃兰登堡选帝侯家了。(普悯:喂!=皿=)
不过两人真正的结合是在波兰——瑞典战争之后的《奥利瓦合约》,在这份条约中勃兰登堡正式获得了普鲁士公国的主权。(但这时公国仍然是波兰的藩国。)
……也就是说,是普悯他…………嫁过去的。
(啊哈哈哈哈哈好想看穿了婚纱的马鹿大爷啊。拼命捶地。)
勃兰登堡跟普鲁士地理上并不接壤,中间隔着幸福的百合组小两口,所以这一对实际上处于长期分居的状态中。但勃兰登堡绝不会甘心让他心爱的普悯(你滚)继续做菲力那个脱线小白受的下仆,于是,他使用了种种手段,终于在1701年使普悯成为了摆脱波兰统治的独立王国,勃兰登堡选帝侯在柯尼斯堡加冕成为普鲁士的国王。

……再后来普悯纠集了露西亚和贵族把大波波给吞了,勃兰登堡跟普悯终于再次相见双宿双飞一天两次有时三次幸福地生活在一起。
真是可喜可贺,可喜可贺。(才不是。

勃兰登堡本身就是萨克森王朝贵族们的军事采邑,也就是说……他很喜欢打仗。
普悯的话……更不用说了,从出生开始就是无休止的杀伐和征服……他也很喜欢打仗。
……我说你们两个,平时把和谐的时间都用来讨论打仗了吧。

不过勃兰登堡对于普悯的人生意义绝对不止是危难时刻拉了他一把这么简单——在柯尼斯堡加冕为普鲁士王国第一任国王的那位勃兰登堡选帝侯的儿子,就是大名鼎鼎的士兵王弗雷德里希·威廉三世——而他的儿子,就是更加大名鼎鼎的……弗里茨亲父。
在父子俩的调教下,普悯力量越来越强,胆子也越来越大,抢了贵族的那啥,最终成为德意志诸邦中唯一有实力与哈布斯堡王朝统治的奥地利争雄的国家。然后……神罗挂了,而我们帅的像小鸟一样的普悯大爷也抓住这机遇走上了实现德意志再统一的道路。
……再然后?再然后路德就出来啦~\(≧▽≦)/~
(………………绕了这么大一圈原来你就是想说独普独么……=_,=)
感觉上德意志诸邦中对统一德意志最上心的还是普悯。贵族比较安于现状(虽然路德还小的时候也跟普悯抢过领导权),不如说或许他在期待着第二个神罗……
……但路德维希可不是神罗MK-II,他是将为欧洲大陆带来两次血雨腥风的男人。
而路德之所以长成坚信力量与强权的肌肉男,也跟他这位好战的大哥脱不了干系。
所以说,某种意义上勃兰登堡跟普鲁士的结合……这是一个战争狂和另一个战争狂所结下的改变整个欧洲命运的婚姻。
结论:这是个悲剧。
(悲剧你个头。)

——————————————————

剩下来有路德的部分或许之后再整理?(我说连这个你也要坑吗!)
这人是历史盲所以轻点殴……遁。



| 主页 |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