骑士的铁十字

草稿- -

2009/10/27 02:04
少爷对不起。居然用这种东西给你庆生/_\
你现在不骂我,是因为我还没写完,等我写完了,你一定会动手打我的。(……)
在写之前我曾经认为这是一篇普奥,但它好像离初衷越来越远了……

作者本人三观正常无美化现实世界侵略者倾向但本文三观严重歪曲且政治不正确。想不开的姑娘就……就别看了?m(_ _)m

罗德里赫习惯性地叹了口气,放下手中的乐谱伸手拿茶杯。就在他的指尖离茶杯把手还有那么几公分的时候大门咚地一声给撞开了,倒卷进来的冷风灌得他打了个激灵。
“您这笨蛋先生开门轻一点。”罗德里赫眼皮也不抬一下地按住被风翻起的乐谱一角,“这样会吵到邻居——”一只带着沙土的大靴子呼地从他刚才准备拿的红茶杯上面掠过,两眼发直的基尔伯特·贝什米特豪迈地跨过整个茶几一头栽进长沙发里,深灰色大衣掀起一股浸透春夜寒冷的烟草味儿。
“您的粗鲁始终在突破想象力的上限。”罗德里赫痛心疾首地看着红茶,而那个跪在沙发前脑袋鸵鸟般地扎在一堆天鹅绒面靠垫里的家伙并没有就此意见发表任何评论,这使罗德里赫不禁怀疑这位笨蛋先生容量有限的大脑终于在连续几天的作战会议中像台老爷车一样报废了。
“您还好吧?”没有回答。“您还活着吗?”没有回答。“路德维希呢?”“在会议室睡觉。”垫子里传来瓮声瓮气的回复,过了片刻灰毛的鸵鸟先生保持着脸埋在沙发里的造型开始手脚并用地往沙发上爬,军靴在波希米亚小地毯和刺绣沙发罩上不断地戳下新鲜的鞋印,罗德里赫尽量控制住自己不去看这种暴殄天物的行为。无意义地瞎扑腾了一阵子之后基尔伯特总算把身体和四肢都在沙发上搁稳了,满足地发出一声既像呵欠又像呻吟而且还有那么点……走调的声音,然后又全身瘫软一动不动了。
罗德里赫用看一个疯子的目光怜悯地看着他。“结论是?”
“老子要睡觉。”
“我是问会议的结论,不是您的。”
“…………Fall Blau。这名字是不是像本大爷一样帅……”
他脑子大概已经化作一堆土豆泥了,罗德里赫想。他站起身,在直接去睡觉和给笨蛋先生拿条毯子这两种选择中权衡了一会,最终决定还是先回忆一下到卧室的路怎么走。正当他想到有点眉目的时候沙发上的基尔伯特忽地翻了个身,红眼睛在深陷眼窝的衬托下亮的像两个宝石扣子——这双眼睛正直勾勾地盯着他,神经质的目光看得罗德里赫有点发毛。
“如果您真的精神失常的话,最好在元首府就表现出来,还能多领一笔工伤补贴。”
基尔伯特连续眨了两下眼睛。“老子现在还有力气的话一定揍死你。”
“要是您对暴力的热情能稍微多用一点在思考方面,您一定早就成为一个伟大的国家了。”
“本大爷已经是这世界上最伟大的国家了……一部分。”基尔伯特漫不经心地嘟囔着,声音干巴巴的像被榨干汁水的柠檬。一些回忆浮上罗德里赫的记忆表层:沸腾欢呼的人群,狂热的举手礼,抛向坦克的鲜花,红白红的旗帜坠落得轻如鸿毛。他挥挥手驱散幻影,生硬地转移话题:“路德维希为什么没跟您一起回来?”
“他又不用去,”基尔伯特皱着眉头抽出一只手抓头发,用力之大简直像要把那头乱翘的白毛成把扯下来似的。“去东线。总算他妈的又要开打啦,你这笨蛋四眼也打起点精神来。”
“东线?”罗德里赫挑起眉毛,这个词的敏感程度足以使他忽略掉那个不雅的称呼。
“去教训那个大鼻子混蛋。上次差点剜了他的心脏,这回可不会那么便宜他。”
伊万·布拉金斯基。去年冬天所有的广播和报纸都在宣传这个劣等的斯拉夫人国家现在的凄惨处境,但罗德里赫知道前线的兵士们没能像元首许诺过的一样在家里过上圣诞节; 基尔伯特在莫斯科被狙击手一枪撂倒,跟其他伤员一起带着大片的冻疮回来了,而更多的人永远睡在了冬将军的怀抱里。“这次一定赶在秋天之前就解决掉。”基尔伯特阴郁地自言自语,显然跟他在想同样的事。屋里一时安静的出奇,罗德里赫甚至听得见口袋里怀表的指针干燥的拨动声,他想起第聂伯河东岸的雪风,想起基尔伯特鲜血淋漓的左臂,想起刚换上浓黑制服的奥地利小伙子尸体上盖着陌生的国旗。他捏紧指关节,一言不发。
“啊对了。”基尔伯特忽然一骨碌爬起来,脸上挂着不怀好意的笑容。“小少爷你不会……就这么干坐了大半夜吧?”
罗德里赫略微一怔,镇定地推了推眼镜:“您这样的笨蛋先生是不会懂得在深夜欣赏德彪西作品的情怀的。”说着他拿起茶几上的乐谱,最上头一页右上角用漂亮的拉丁体写着:J.Joseph.Haydn。
“桀桀桀桀桀桀骗鬼哪。难道在等本大爷?还是阿西?”
“没那种事。”罗德里赫没发觉自己前额的某一撮头发弯成了违反物理学定律的形状。“倒是您不是已经决定要睡了?”
“……睡不着。困过劲了。”基尔伯特一脸苦相地又把满脑袋白毛抓了个遍,“我说,家里还有吃的没?”
“昨天的苹果卷材料倒是还有剩。如果您愿意等上三小时的话……”
“……免了,还是本大爷亲自来吧。等等——”
基尔伯特忽然想起了什么似的,一个箭步冲到电话旁边,抓起话筒就开始拨号。
罗德里赫瞟了一眼墙上的鸽子挂钟。“这么晚您给谁打电话?已经三点了。”
“墙林!”基尔伯特中气十足地回答,“老子睡不着这帮混球也别想睡!!!”
正当基尔伯特一个电话把东普鲁士总参谋部里大大小小的军官从被窝里拎出来研究新作战方案的时候,罗德里赫也在施展他无与伦比的烹饪技能音效附加把方圆几英里的邻居从睡梦中惊醒。基尔伯特扔下话筒冲进厨房时罗德里赫正一边掐着怀表计时一边哼着《今夜无人入睡》,烤箱里传出噼里啪啦的诡异声音,像是无数只魔鬼的手杂乱无章地给他打着拍子。




<<[PVZ]星光大道启示录 | 主页 | EU3战报之普悯日记>>

Comment Post

名称:
标题:
邮件地址:
URL:

密码:
秘密留言:只对管理员显示

No title

喂这篇传说中“24h内一定要写出的普奥文”怎么一天换一个样儿这岂不是让蹲点的同志们……只有继续勤劳地蹲点这一条路了?
三人同居的生活永远充满毒舌和互相吐槽……罗德回忆回卧室的路时真让人想要为他掬一把辛酸……不对是笑出来的泪。基尔跟沙发它过不去的样子……萌到犯规啦!> <



No title

也骨碌过来蹲点儿。
这篇的走向他有可能变成芋天堂?
别的咱先不说,未完之前咱只催坑。(被揍死



No title

没看明白,我以为你说的少爷是Sho君呢。。。



Trackback

Trackback URL:

| 主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