骑士的铁十字

Goodbye DDR/一

2009/12/18 00:00
征集令的文,当初报了《再见列宁》的土豆PARO,一拖就是半年=_,= 对自己绝望了。
只有情节致敬,俩土豆还是国家。可能会有部分原作台词。
历史BUG大概会有……请轻点拍。>_<
这篇文里普=东独设定注意。病普注意。
重新写,希望这次能彻底写完。

GOODBYE DDR



苏维埃社会主义联邦共和国的联盟31号飞船于1978年8月26日于拜科努尔的加加林发射中心发射升空。这个重一万五千磅的巨物将在运载火箭的推动下向着群星的海洋以超音速航行一百六十一海里,最终与世界上最大的飞行器礼炮六号对接于舱外温度接近绝对零度的外太空。飞船将带给太空站新鲜的洋葱,大蒜,柠檬和苹果,以及一名来自于德意志民主共和国的宇航员西格蒙德·詹恩。他是历史上第三位进入太空的非苏美国籍宇航员,也是德意志民主共和国的首位太空人;在执行这次任务之前,他和他的候补艾博哈德·科纳已经在莫斯科近郊的卫星城受训了两年之久。


五。
四。
三。
二。
一。
一百英尺高的发射塔像朵钢铁的莲花般优美开启。液氢燃料点火的一瞬间整个夜晚亮如白昼,四枚助推火箭拖着鲜艳的橘色尾羽将沉重的苏式火箭托入星空。
基尔伯特注视着12寸彩电陈旧的球面屏幕。他忘记了喝酒,双手撑在茶几上身体用力前倾,目光热切地追随着助燃剂在夜空里留下的白色轨迹。而坐在他身边的路德维希远没有他那么兴奋,他心不在焉地瞥着电视,手指在陈旧的沙发扶手上神经质地敲敲打打,就好像正在播放的不是令一千五百万人热血沸腾的特别节目而是无聊的美国肥皂剧似的。
“大哥回来吧。”他算准了时候才开口,电视画面正好切换到导播冗长的念白。
“……啊?”
基尔伯特显然没反应过来。他正兴致高昂地晃着酒瓶,深色玻璃瓶里头旋起半圈厚厚的白沫。
“我是说……大哥搬回来吧,像以前那样住在一起。”虽然已经酝酿了许久,但真正提起这个话题还是让路德维希激动得胸口发紧。“我们本该生活在一起的,要不是该死的苏联人把我们分开的话……我知道不一样的制度会带来很多困难,但相关的应对策略也早就想好了。首先把那该死的墙拆了……这可能会带来点混乱,不过上司也准备过相应的对策,我这边的人可以帮忙维持秩序。实现了自由通行之后,更进一步的经济合作也不在话下,在此基础上实现政体的联合——”
他热情的话语忽然被一瓢冷水打断了;基尔伯特放下啤酒瓶看着他,那眼光像是在看一个刚从飞碟里走出来的外星人。
“……我有点跟不上你的思路,我们重新来。”基尔伯特的喉结动了下,“你刚才说什么?”
“我说关于统一的事情。”路德维希按捺下心中的焦躁,“虽然72年就约定过短期内不谈这件事……”
“那么上次的约定依然有效。”基尔伯特直截了当地打断了他。“现在这样子挺好。”
“挺好?”路德维希嘲讽地勾起嘴角,出乎意料的碰壁粉碎了他的冷静。“你指什么挺好?严重污染的大气和水源?货架上永远不足的生活用品?国营店门口的长队?房间壁纸里的窃听器,还是那三分之一被你威逼利诱用来窃取他人隐私的人民?”
“那是本大爷的内政。我也真为你感到悲哀West,”基尔伯特的眼神变得险恶,“这么多年过去了,那个美国佬就没教你一句新鲜点的说辞?”他从沙发上站起身,一只手笔直地指向电视。“你也该睁大眼睛看清楚了,就是我这个邪恶落后的社会主义国家把我的航天英雄送出了平流层!这几十年来的建设成果他可比你们这些带有色眼镜的家伙看的更清楚——从更高的地方。”
路德维希也站起来,他感到血冲上他的脸。“别再自欺欺人了!这种投入不合比例的国力得到的纯学术成果对你有何意义?那些从苏联批发来的社会主义理论根本是一派胡言!你一定是脑子糊涂了才会想跟着那个斯拉夫人搞这一套,你难道忘了他是我们的敌人……”
再往后发生的事情路德维希不愿回想。他只记得自己滔滔不绝地演讲而基尔伯特高声地反驳他,然后辩论变成了争吵,争吵又变成了斗殴;他们扭打在一起,碰翻了啤酒,矮凳,电话桌和一具放文件的玻璃架。最后他仗着体格优势将基尔伯特压倒在褪了色的沙发套上威胁性地抡起拳头,基尔伯特没再反抗,但接下来他的话让路德维希终身难忘。
“有种你就打啊,”他的哥哥喘着粗气,陌生的鲜红眼睛带着残酷的笑意,“你真打算跟整个华约为敌?”
路德维希一拳挥下去结结实实地打在沙发背上,木料开裂的声音代替了对方头骨破裂的钝响。他满怀怒火地逃离了东柏林,几次三番想要拨电话向上司要求彻底中断对民主德国的无息贷款——一直到返回波恩后一个星期有余,这种愤怒才逐渐消解,随之而来的便是挥之不去的沉重悔意。
“不是你的错。”上司对他说,灰眼睛柔和地看着他。“你知道这种事情不能操之过急。”
路德维希当然知道。从锁链放松的那一刻起他已经蛰伏了二十三年,无时无刻不在世界局势最细微的变化中寻找机会,为对付阻碍统一的假想敌制定的方案有成百上千种,却唯独没想到基尔伯特本人会不愿意回来。
他几次往基尔伯特的住所拨了电话,得到的回复永远是一串空洞的忙音。这种情况下登门道歉不是明智之举,于是他决定给基尔伯特写信。起先信的内容是态度诚恳的道歉,后来慢慢变成了日常生活中的琐事。偶尔他也会在信中吐露一点未曾示人的柔软情感,不过这种程度的失言倒不是什么大事——反正他一封回信都没有收到,这很安全。
路德维希通常会写满两页信纸,横向对折两次纵向对折一次,装在结实的牛皮纸信封里,第二天一大早投进上班路上的第一个邮筒。他每个月都会寄出两封信,风雨无阻;直到第二百六十四封信被投进爬满锈迹的收信口,九月的热风轻轻扯动他的衣衫,他才意识到时间已经流逝掉十一年了。
路德维希终于下定决心无论如何也要再见他一面。他在日历上用红笔圈出他新的生日,提前几天买好了礼物和贺卡,怀揣着新签发的通行证和十一年份的思念,登上了飞往西柏林的班机。



有没有都一样的废注释:
1、普爷78年搭水管的顺风车送人上太空,比阿西还早5年,这件事让他及他家的人着实得瑟了一阵子。XD
2、虽然49年立国,但阿西55年才捞着自己说话算数的权利。
3、无息贷款是好东西。>_<
4、上司是赫尔穆特·施密特,大嘴超能说。长的非常有魅力,呜呜呜我对这老头一见钟情了TVT
5、普爷不愿回来是真的,阿西没想到这个是不可能的。但这样不就没打戏看了嘛……(滚。



<<冒个泡吐点槽…… | 主页 | 仍然是问卷……>>

Comment Post

名称:
标题:
邮件地址:
URL:

密码:
秘密留言:只对管理员显示

No title

非常棒的开头,戏剧冲突感很强w【最喜欢看土豆们互殴了//////
阿西在信里偶尔吐露的柔情真让人感动
虽然我总觉得没收到回音是因为那些信是被stasi截获了orz
为毛电话里总是忙音?我还以为普爷会每次听到他的声音就直接挂断……毕竟那时候还没有来电显示吧XD

再见面的时候就是89年了啊……多么动荡的一年。阿西会目睹推墙吗?【还是他也拿把榔头跟着敲?XD

非常期待下文!一定要写不要坑啊!!!【SIMS也是!

PS:目前还没看出是再见列宁的PARO,除了最开头都在看宇航员升天之外XD



No title

宇航部分看出来有一点点PARO的影子了...
其实这俩丢箭头的时机老是错开,所以89-90年突然就给抱回来了阿西其实在暗爽。
顺说虽然很多人骂戈尔巴乔夫可是他真的是苏联的良心啊……
无限期待展开地在坑里找个好地方放小板凳~



No title

55555又多了一个温暖的坑呢我好感动TAT

开头部分不由得让人感慨阿西你跟你那马鹿哥哥一起生活了这么多年却还是没学会对付他的方法呢……当然如果学会了他也就不是一根筋的小土豆了-v-

觉得阿普那边毫无音信的原因是他的状况很微妙……于是怀着邪恶的心思期待状况很微妙的阿普wwww



No title

呜呜呜等着下文



等待许可的留言

此留言需要管理员的许可



Trackback

Trackback URL:

-

管理员许可后即可显示 [继续阅读] 2012/11/20 21:20
| 主页 |